穿越火线配置

 聯系我們

論文發表網站 羅編輯 174797907 論文代發平臺 尹編輯 174797907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18685220838
社內電話:0851-88507641
 

法律論文

穿越火线配置>法律規避行為及其裁判方法

穿越火线枪战:法律規避行為及其裁判方法

發布時間:2018-06-27 點擊: 發布:論文代發-經典期刊網-論文發表
摘 要  在我國投資領域,我國法院將其區別于偽善,承認避稅行為的中性價值,并通過分類處理不同的避稅行為。在分類過程中,隱含著法律行為解釋、法律解釋或類比適用。然而,裁判文書往往缺乏對解釋理由的充分解釋,隨意處理各種解釋方法的等級關系;擴大甚至濫用的危險。通過“隱匿法律形式的非法目的”、“姓名真實”和“偽裝”等手段,很容易混淆事實,以處理虛假陳述和回避行為,很容易掩蓋法律方法。法律方法的模糊性和無序性大大削弱了法院對回避行為的實質審查和判斷的理性基礎,削弱了案件裁判和規則本身的確定性和可預見性。
關鍵詞 規避法律 虛偽表示 名不副實 變相 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
 
引 言
為了避免或排除特定法律規范的適用,當事人采取各種戰略行為(以下簡稱“回避行為”或“逃避行為”),這是現實中常見的現象。在中國目前的投融資領域,規避行為尤其普遍和復雜。規避行為的評價涉及法律、經濟、社會、倫理等諸多標準。否定理論家認為,規避法律是“鉆法律漏洞”,使其失去法律目的,因此不應承認其合法性。同情者認為,人們之所以逃避法律,通常是因為一些強有力的法律法規與現實脫節,限制了人們的合法需求,因此回避行為具有合法性;人們應該有選擇某些法律的“自由”。經濟學家指出,法律規避是金融產品、服務和制度創新的重要原因和動力。
一、避法行為的類型與實例
法律適用的基本邏輯是三段論,法律規范是前提,事實是次要前提,小前提符合大前提的構成要件,使規范的法律效力可以賦予案件事實。規避的目的是排除適用于法律行為的特定法律規范。因此,改變法律行為的構成要件(如主體、標的物或行為類型),使其不符合具體規范的構成要件,消除標準適用的效力是合乎邏輯的。因此,各種逃避行為可以分為三類:逃避主體的轉變,避免主體的轉變和避免改變行為類型。
(一)變換主體
為了限制法律、法規中的行為人的主體資格或者對特定主體施加一定的法律義務,在實踐中有以下幾種方法:當事人以合格主體或不承擔義務的人的姓名或名稱命名;符合法律要求。例如,國家嚴格禁止企業借款,但不禁止企業與少數個人之間的借貸。A企業和B企業采取以下做法實現貸款:一是向自然人A借入資金(通常是大股東乙),一種是向乙方提供貸款;b為抵押或質押等債務提供共同擔保;如果一方不能償還,則可以償還債務。明確要求乙方承擔擔保責任。由于A的介入,企業的主體發生了變化。B和公司之間沒有企業間貸款。但上述交易的實際效果基本上與直接對B貸款的效果相同。
(二)變換標的物
如果法律規范限制了法律行為標的物的數量、面積和重量,則該主題的分解可以避免限制。例如,法律規定,一定范圍內的土地出讓必須由一定級別的政府批準,當事人可以多次轉讓土地,以達到未經批準擅自轉讓農地的效果。改變對象的形狀也可以避免法律限制。例如,國家規定必須出口一定的金屬以申請主管部門的許可。已經發現,國家不需要出口小商店的許可證。然后將金屬制成漁網,以小商品的名義出口。同樣,槍支管制法禁止制造和銷售模擬槍,有些人把把模擬槍分成部分出售。
(三)變換行為
不同類型的行為可能具有相同或相似的經濟效應。例如,商業、交換、贈與具有永久轉讓所有權,就業、合同、委托、居留、保管等都具有提供服務的特征;賭博和保險具有“取”和“減”的特點。貸款風險、貸款、租賃、分期付款、購買、信貸、、信用證等都具有授信功能,信用的本質是放貸。因此,改變行為類型可以避免特定的法律規范,達到與禁止行為相同或相似的效果。根據合同自由原則,當事人有自由選擇合同類型和訂立新合同的自由。
(四)虛假主體和虛偽表示
實踐中,有些當事人通過在主體資格上或者在意思表示中作假,制造變換法律行為要素的假象或者完全虛構某種行為,以圖排除特定規范的適用。主體資格上的造假,例如在登記股東時使用虛假身份材料,或者將私人投資的企業虛假登記為集體所有制或者全民所有制企業(俗稱“紅帽子”企業)。
二、審判實踐中的處理辦法
處理法律行為爭議,法院首先要查明案件事實。在此過程中,法院將剔除法律行為主體、標的物和意思表示中的虛假成分。對于類型不明確的法律行為,法院將識別其類型(實務上稱為“合同定性”)。有些試圖規避法律的行為僅僅拆分了行為和標的物或者更換了行為名稱而實質上沒有變換類型,故無法避開特定規范。真正變換了類型的行為通?;岬玫椒ㄔ旱某腥?。但個別案例表明,法院可能將類型確定的行為重新定性為當事人本來試圖避開的某個類型,或者以規避法律為由直接宣告其無效。
(一)對于虛假主體和虛偽表示法院首先要辨別行為人主體資格是否真實。例如,個人合伙或個體營業者虛假登記為集體企業的,司法解釋要求法院據實甄別。審判實踐中,它們可能被認定為“名為集體,實為私營”。
(二)對于變換主體和標的物對于行為人通過具有法定資格的他人(“掛名者”)實施行為而自己退居幕后操縱的情形,法院通常不否認掛名者已取得的法律地位,而是審查控制者與掛名者之間約定的合法性。這就使得對變換主體之避法行為的評價轉換為對某一法律行為之真偽、類型及效力的評價。
(三)對于變換行為類型當事人采取變換行為類型的策略規避特定法律規范時,法院分兩種情況處理:其一,如果系爭行為真實且類型明確,法院一般不會否認當事人選擇的類型。只是在個別情形下,法院可能以當事人規避法律或“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為由宣告行為無效,或者對當事人所選擇的類型“重新定性”。其二,如果系爭行為真實而類型不明確,法官將基于其對當事人真意的認知和解釋進行歸類。通常有兩種處理結果:一是據實正名,揭示掩藏在合同名稱或措辭之后的真正類型;二是承認現有法定合同類型無法涵蓋系爭合同,認定其為新型合同。
三、結 論
規避法律的目的是排除特定法律規范的適用,達到與禁止行為相同的效果。大多數方法是改變行為主體或行為類型。其實質是行為人試圖通過改變法律事實來運用對自己最有利的法律規范。行動者的選擇必然違背立法、執法和司法機關的意義和意圖。如何處理意見沖突是法律規避法律解決中的核心問題。一般來說,雖然目前的法院在處理投融資糾紛方面已經形成了一些看似固定的標準和審判理念,但由于法律方法的模糊性和混亂性,在這種情況下很容易被顛覆。法律方法的不確定性大大削弱了法院對回避行為的實質審查和判斷的理性基礎,削弱了案件裁判和規則本身的確定性和可預見性。
參考文獻:
[1]參見佟柔:《民法總則》,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出版社1990年版,頁242-243;
[2]張俊浩主編:《民法學原理》,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0年版,頁179;
[3]王利明:《合同法新問題研究》,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3年版,頁313;
[4]魏振瀛:《民法》,北京大學出版社、高等穿越火线配置出版社2013年版,頁151、165。
[5]吳漢東、陳小君主編:《民法學》,法律出版社2013年版,頁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