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火线配置

 聯系我們

論文發表網站 羅編輯 174797907 論文代發平臺 尹編輯 174797907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18685220838
社內電話:0851-88507641
 

文藝論文

穿越火线配置>讓文藝的歷史虛無主義沒有藏身之地

穿越火线手游电脑怎么玩:讓文藝的歷史虛無主義沒有藏身之地

發布時間:2018-07-10 點擊: 發布:論文代發-經典期刊網-論文發表

我們所說的歷史虛無主義是一種否定中國共產黨執政理性的社會思潮,它通過多種方式重新解讀歷史,否定了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地位和中國走向社會主義的歷史必然性。歷史虛無主義往往通過否定歷史主體來顛覆歷史唯物主義,強調以所謂的個體敘事、個案和細節展示來詮釋整個歷史。從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革命化、建設和改革的歷史開始,它發展到近代中國一切進步和革命運動的貶損和否定的程度。文藝虛無主義的歷史思潮與政治學、歷史學、法學、經濟學等歷史虛無主義思潮有著內在的聯系。
一、文藝上的歷史虛無主義,不是一個單純的藝術問題
文藝上的歷史虛無主義,在編造和歪曲歷史的時候,往往聲稱自己是在進行“藝術創造”,是在實現“審美范式”的轉換。實際上,它是以“審美”“娛樂”之名,行拆解歷史(特別是黨史)、否定馬克思主義(特別是黨的領導)之實。文藝上的歷史虛無主義,同藝術上的現實主義精神和浪漫主義情懷是背道而馳的。它是一種偽現實主義、偽浪漫主義。因為它在否定革命的正義性和必要性,把推動歷史前進的政黨、領袖和群眾加以丑化、邊緣化和碎片化之后,心儀的卻是阻礙歷史前進的反動勢力,對其代表人物極盡吹噓、夸贊和頌揚之能事。也就是說,它對歷史不是完全“虛無”,而是有所“虛無”,有所“不虛無”。這就從根本上扭曲和顛倒了歷史真相,搞亂了讀者或觀眾的歷史認識。
文藝上的歷史虛無主義,不是一個單純的藝術問題,而是有著明確政治訴求的一種錯誤思潮。它善于從個人好惡出發評斷歷史,喜歡以個人想象來虛構歷史情境。它往往在“創新”“探索”“翻案”“戲說”的名義下,采取極端不尊重歷史事實的態度;它往往片面引用史料,取其一點、不及其余,無中生有、胡編亂造,任意改變對歷史中重大事件、人物和問題的科學結論;它往往貌似“客觀”“公正”“中立”,實則將人物寫成“好人不好”“壞人不壞”的“中性人”,混淆人們對于是非的判斷。與此同時,它極力主張要按照抽象“人性論”的原則來描寫事件、刻畫人物,主張一切都要過“人性”的篩子,否則就是“概念化”“臉譜化”。如此一來,歷史在歷史虛無主義者的筆下就被嚴重扭曲變形了,主流意識形態也被玷污、解構了。文藝上歷史虛無主義危害的嚴重性在于,它所散播的種種觀念,不僅混淆了歷史領域的是非曲直,而且直接動搖了做人和立國之本。例如,文藝應高揚民族精神,還是鼓吹妥協投降;應從歷史主流中汲取精神力量,還是在歷史支流中尋找負面影響。這就涉及如何對待民族虛無主義和穿越火线配置虛無主義的問題了。道理很簡單,顛倒歷史,必然會導致是非、美丑、善惡、榮辱標準的顛倒。而這種標準一旦顛倒,就勢必在價值觀和人生觀上造成整體性的混亂。有學者指出,歷史虛無主義思潮最顯著的特點就是以西方“普世價值”為標準,以“重新評價”為名頭,歪曲和否定黨的歷史和新中國的歷史。它往往祭起“還原歷史”“重寫歷史”的旗號,以二元對立、非此即彼、好走極端的單向度思維方式加以逆向重塑,顛倒黑白。這種意見我認為是正確的。用這種意見來觀察和說明文藝上歷史虛無主義的危害,也是適當的。把歷史觀及以之為基礎的民族觀、國家觀、文化觀、價值觀搞亂的結果,將會帶來犯顛覆性錯誤的危險。
二、文藝上的歷史虛無主義,是與歷史唯物主義文藝觀相對立的否定思想
文藝上的歷史虛無主義,是一種與歷史唯物主義文藝觀相對立的形而上學的否定性思想傾向。我國文藝上的歷史虛無主義有其特點,它不同于俄國十月革命后的“無產階級文化派”企圖拋棄以往一切人類和民族文化遺產的虛無主義;也不同于為了區別“機會主義的虛無主義”,列寧提出的那種對反動的社會秩序抱有合理否定態度的“革命的虛無主義”。目前我國文藝上的歷史虛無主義,是以集中否定、消解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否定革命的、進步的、面向人民的優秀作家和作品為其特征的。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指出,“在有些作品中,有的調侃崇高、扭曲經典、顛覆歷史,丑化人民群眾和英雄人物”。他還批評有些創作“熱衷于‘去思想化’、‘去價值化’、‘去歷史化’、‘去中國化’、‘去主流化’那一套”。我認為,這些主要就是針對文藝上的歷史虛無主義思潮講的。文藝上的歷史虛無主義思潮為什么能夠盛行?原因固然很多,有客觀環境方面的,有主觀認識方面的。但在我看來,最根本的原因還是由于創作主體在理想信念方面出現了問題,以致其轉變了立足點或創作立場。這一點,甚至在一些有名的或獲大獎的作品中也有較為突出和明顯的表現。譬如,把共產黨的干部寫得跟國民黨反動派一樣壞,把人民軍隊寫得和反動軍隊一樣兇殘,把人民領袖寫得同人民公敵一樣毒辣陰險,把社會主義制度寫得和舊社會的制度一樣橫暴黑暗……凡此種種,不管作者采用什么樣的隱蔽手法,拿出何種堂皇的借口,都只能令人懷疑是其創作立場和世界觀發生了偏轉。
否則,是不會指桑罵槐、指鹿為馬,喪失基本的理性判斷的。2013年6月2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的講話中指出,“事實一再表明,理想信念動搖是最危險的動搖,理想信念滑坡是最危險的滑坡。”(《十八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上〉第339頁,中央文獻出版社2014年版)如果創作主體不是對黨、對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對馬克思主義發生理想信念上的動搖、滑坡,怎么會去“虛無”本不該“虛無”的東西?怎么會去美化歷史上的罪人、丑惡和黑暗,并為其翻案?怎么會去鼓吹“共產主義虛無縹緲論”?沒了理想信念,或理想信念不堅定,精神上就必然“缺鈣”,就必然會得“軟骨病”,就有可能導致政治上的變質。對此,習近平總書記提醒道:“要堅定理想信念,切實解決好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這個‘總開關’問題。‘總開關’問題沒有解決好,這樣那樣的出軌越界、跑冒滴漏就在所難免。”他在新進中央委員會的委員、候補委員學習貫徹黨的十八大精神研討班上的講話中說:“我們一些同志之所以理想渺茫、信仰動搖,根本的就是歷史唯物主義觀點不牢固。”(同上,第116頁)面對這個以歷史唯物主義觀點為哲學基礎和方法論的“總開關”,難道作家、藝術家能夠例外嗎?顯然是不能的。如何保證作家、藝術家的理想信念不缺失、不動搖、不蛻變、不滑坡,這確是一個需要引起高度重視的問題。文藝家失去了理想信念,靈魂就會淪陷,創作的作品就會“熱衷于‘去思想化’、‘去價值化’、‘去歷史化’、‘去中國化’、‘去主流化’”。這五個“去”,實際上,就是對一些文藝作品通過臆想和獨斷對“五四”以來的進步歷史、對共產黨領導的革命史和社會主義的輝煌進程加以回避、稀釋,加以扭曲、否定和妖魔化現象的凝練概括與表述。當下出現的對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戰爭的懷疑,對劉胡蘭、黃繼光、邱少云等革命英雄的質疑,等等,其目的就是使歷史變成一種沒有理想、沒有深度、沒有本質、沒有是非的東西,其核心是懷疑和否定黨的領導、否定社會主義制度、否定共產主義理想。這樣的歷史虛無主義滲透于文藝作品,必然使其精神價值枯干萎頓,失去引領人民前進的資格和作用。
三、克服文藝創作上的歷史虛無主義思潮
那么,我們如何抵制和克服文藝創作上的歷史虛無主義思潮呢?我覺得,這里既有解決思想問題和認識問題的層面,又有解決現實問題和實際問題的層面。綜合來看,我們應以時不我待的緊迫感和繁榮發展社會主義文藝的使命感,加強理論學習,開展對不良作品、現象和思潮的批評,深化新時期文學史研究,傳承和弘揚中華美學精神,讓文藝上的歷史虛無主義沒有藏身之地。
其一,要在文藝界開展歷史唯物主義文藝觀的學習和宣傳。這是保持理論清醒和正本清源的一項根本舉措。在學習宣傳歷史唯物主義文藝觀時,要重點辨析批判抽象“人性論”,因為這是文藝上滋生歷史虛無主義的一個重要的觀念上的根源,也是其比較容易欺騙人和迷惑人的地方。這些年來,我們對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和文藝觀的宣傳和學習,做得很不夠。文藝上上層建筑和經濟基礎的關系問題,文藝上的階級分析和階級觀點問題,作家立足點、世界觀與文藝創作之間的關系問題,藝術真實與歷史真實的關系問題,等等,幾乎沒有人提了。相反,西方資產階級文藝觀,如“新歷史主義”“存在主義”“新人本主義”“怎么說都行”的“后現代”理論,卻肆意流布、大行其道。這怎能不給以所謂客觀主義姿態掩蓋其資產階級立場、以抽象“人性論”來取代和顛覆唯物史觀的社會思潮提供泛濫條件呢?認真補上馬克思主義文藝觀這一課,勢在必行。這是克服文藝上歷史虛無主義思潮的根本工程。
其二,要把文藝批評和文藝爭鳴切實地開展起來,敢于同文藝上的歷史虛無主義現象作斗爭。真理越辯越明。歷史虛無主義的文藝作品,是經不起檢驗和批評的。事實是最無情面的東西,它能把空言和謊話打得粉碎??上?,我們文藝界很少有真切的批評,很少有敢于向歷史虛無主義開刀的文章。面對這類作品,多是恭維遮掩,明知不對,少說為佳,裝聾作啞,假冒開明,甚至吹捧炒作、推波助瀾。這怎能不給充斥歷史虛無主義毒素的作品留下存活的空間?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是把文藝批評比作“鏡子”、比作“良藥”的,他指出,“文藝批評要的就是批評”??晌頤塹囊恍┡濫??恰恰是在庸俗吹捧、阿諛奉承,把批評這把“利器”變成了“脂粉”和“雞湯”。沒有批評,事實上就給歷史虛無主義開了綠燈。而只空對空地從學理上分析文藝上歷史虛無主義的危害,也很難有什么實際的效果。因之,文藝界要對有代表性的歷史虛無主義文藝作品,展開旗幟鮮明、實事求是、充分說理、指名道姓、短兵相接的分析和批評。這樣,才能遏制歷史虛無主義蔓延的勢頭。這應是克服文藝上歷史虛無主義思潮的核心工程。
其三,要積極開展新時期以來文藝思想史和文藝創作史的研究,在總結經驗教訓中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應該說,這些年不是沒人在做新時期以來的文藝思想史和創作史研究。但毋庸諱言,這些研究還缺乏反思的深度,缺乏習近平總書記所說的那種“對各種不良文藝作品、現象、思潮敢于表明態度,在大是大非問題上敢于表明立場”的精神;往往流于表面梳理,急于評功擺好,不作善惡辨析。這就極大地削弱了文藝史研究的價值和功能,給包括歷史虛無主義在內的各種錯誤思潮以棲身之地。從上世紀80年代中期開始,有不少錯誤的、有害的文藝理論和觀念沒有得到清理,至今還在影響著一些人。“人物性格組合論”“主體性論”“告別革命論”“審美至上論”,等等,仍被一些研究者擺在文藝思潮史的重要位置加以肯定。這就把一些人特別是年輕學生的思想搞亂了。所以,要高度重視文藝思想史和文藝創作史的研究,把它作為一個重要的思想陣地,努力發揮其破除歷史虛無主義傾向的作用。這是克服文藝中歷史虛無主義思潮的關鍵工程。
其四,要結合新的時代條件大力傳承和弘揚中華美學精神,把文藝上的歷史虛無主義清除出去。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提出了“傳承和弘揚中華美學精神”這一新命題。這一命題,對破除文藝上的歷史虛無主義具有重要意義。按照魯迅的說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寫著中國的靈魂,指示著將來的命運”。中華美學精神是中華民族精神的一種命脈,是涵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一個源泉,是我們在世界審美文化激蕩中站穩腳跟的一塊基石,是在文藝領域抵御歷史虛無主義思潮的一道堅固堤壩。文藝創作不僅要有當代生活的底蘊,而且要有文化傳統的血脈。“求木之長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遠者,必浚其泉源。”文藝工作者要增強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要增強中華審美文化、中華美學精神的自覺與自信。堅決拒絕“以洋為尊”“以洋為美”“唯洋是從”,摒棄虛無歷史、虛無價值、虛無中國,在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中傳承和弘揚中華美學精神。這是克服文藝上歷史虛無主義思潮的基礎工程。